“靠山吃山”的师徒行
来源:萧山区纪委区监委    发布时间:2023-01-17 17:22:33

楼悦、傅世达,曾先后担任杭州市萧山区浦阳江流域管理中心安全建设站站长。而这一对传帮带师徒先后在2022年4月、5月被杭州市萧山区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靠山吃山”式的腐败行为逐渐显露。

靠山吃山,把权力当作谋利的“工具”

“靠山吃山”一语出自冯梦龙《醒世恒言》,本来是形容根据现有的条件因地制宜。近年来,“靠什么吃什么”却频频与腐败分子相关联。

楼悦从1993年参加工作以来,就一直在萧山区浦阳江流域管理中心从事水利监管等工作。萧山南片八镇的水利工程质量监管、验收等工作都在他的职权范围内。可以说,楼悦级别不高,但手中的权力却是不小的。

“水利工程需要通过镇街和浦阳江流域管理中心的两级验收后,才能从镇街拿到工程款。”办案人员说道,近年来随着五水共治、美丽乡村等行动的开展,萧山区水利工程数量大增,楼悦每年监管的水利工程总造价高达数千万元。

为了在工程的监管、验收等事项上获得便利,一些包工头便开始向楼悦送礼示好,楼悦从一开始拿点土特产的战战兢兢,到后来施工现场检查时收受大额现金的坦然自若,陷入泥淖不可自拔。

“他们想让我们少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说些好听的就好了,我作为验收组的成员,反正好照顾就照顾一下。”楼悦在留置期间袒露。

收受好处之后,楼悦的立场发生了转变。作为监管方,他开始在工程监管和验收上消极怠工,把肩负的责任抛之脑后,有时现场发现问题,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应包工头的要求为其顺利通过验收提供便利。

前“腐”后继,形成利益的“团团伙伙”

靠什么“吃”什么,实际上都是一种权力的寻租行为,其背后自然少不了盘根错节的关系,系统内部上下“互动”、左右“帮衬”,“群腐”难免。

楼悦和傅世达相差10岁,2018年4月两人分别被任命为安全建设站站长、副站长,不仅一起工作,还一起受贿。某水利工程包工头洪某,开出了与工程合同价同样多的200余万元联系单,为了让它顺利过关,2017年下半年的一天,包工头洪某宴请他们两人吃饭,饭后分别送给楼悦和傅世达各5万元现金。

“吃完饭后洪某给两个人每人一个装有5万元现金的黑色塑料袋,两个人表面上隔开一段距离,装作没有看到对方收钱,实际上彼此心照不宣。”办案人员说道。

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2015下半年至2020年上半年,楼悦、傅世达仅收受个体包工头赵某某所送财物就达10次。两人同时在场、同时收受,没有丝毫避讳的意思。

2020年初,楼悦因身体原因主动辞去安全建设站站长职务时,还向领导推荐由副站长傅世达来接任站长。2020年1月,楼悦卸任站长,傅世达接任站长职位,这本是正常的干部队伍传承,但在楼悦、傅世达这里,却演变成了贪腐之风的“传承”,令人扼腕叹息。

心存侥幸,自作聪明陷“泥潭”

“以为是两个人的事,你知我知,只要我们不说,无人知晓。”楼悦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同样,傅世达追悔莫及,“自己的犯罪行为实际上早几年就开始了,但始终不能觉醒。”

其实,楼悦和傅世达,不是不清楚其中的风险,也不是不清楚纪律和法律的规定。只是情愿自我麻痹,享受“座上宾”的快感,任由欲望淹没了理性。

早在2020年7月,萧山区所前镇工程建设领域窝串案案发,其中涉及多个浦阳江流域管理中心负责技术指导的水利工程。楼悦、傅世达察觉自身违纪违法问题可能已经暴露,四处打探消息,甚至多次约行贿人见面,但却从未想到向组织坦白。

“以为做得密不透风。”楼悦、傅世达一面担心害怕,一面自我宽慰。甚至在2020年和2021年,楼悦和傅世达还在顶风作案,分别收受工程承包商的财物14万元、11万元。

“很好的工作岗位丢了,美好的家庭破碎了,现在悔之晚矣。”直到被留置后,楼悦久违的理智才苏醒过来,“他们千方百计接近你,与你攀亲结友,请你吃饭钓鱼,培养共同爱好,无非看中了你手中的权力及背后的人脉资源。”

楼悦案发后,傅世达选择到萧山区纪委监委主动投案,为自己的侥幸心理划上了句号。

经查,楼悦和傅世达身为中共党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消费卡;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严重违犯党的纪律。2022年7月,两人均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经法院审理查明,楼悦、傅世达利用负责监管水利工程的职务便利,在相关工程的监管、验收等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楼悦收取他人所送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66.2万元、傅世达收取他人所送的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56万元。2022年9月,楼悦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八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傅世达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靠山吃山”式腐败靠的是权力和资源,吃掉的是群众利益和政府公信力。楼悦和傅世达的贪腐师徒行再一次证明:二级单位不是不受监管的“法外之地”,也不是任由腐败滋生的“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