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权妄为终自毁
来源:下城区纪委区监委    发布时间:2020-07-08 10:48:00

赵慧明,浙江省杭州市下城区住房和城市建设局原党委书记、局长(正处级)。2019年4月,已退休的他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收缴违纪所得,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2019年11月,赵慧明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3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退缴违法所得人民币480万元,上缴国库。面对这样的结局,他悔不当初——

“自从到了建设局后,摊子大了,权力大了,我开始目无集体领导,独断专行,习惯于一个人说了算,听不进批评的声音,容不得不同的意见,错误越犯越严重,在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的同时,也毁了自己。”

任人唯亲,想方设法培养“自己人”

2003年,赵慧明调任下城区建设局局长。此前他已经在艮山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和下城区经济贸易局党组书记、局长任上工作多年,工作经历丰富。

上任之初,赵慧明觉得建设局内部人员“抱团”严重,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于是,他通过各种方式培养“自己人”。

一次他生病住院,全局中层干部只有时任城北房管站站长陆善鑫(已另案处理)前去探望。因此陆善鑫被赵慧明认定为“自己人”。为了表示对陆善鑫的信任和看重,赵慧明多次为陆善鑫的违规行为大开方便之门。

“2006年,陆善鑫找到我,说其弟弟在之前拆迁过程中没有解决住房问题。我让陆善鑫打了报告,在局长会议上研究时先表态,同意予以解决。”在赵慧明的帮助下,陆善鑫借弟弟的名义顺利获取学院路直管公房租赁权,后其外甥通过房改获取了该套房屋的所有权,2015年该房屋以177万元的价格出售。

2010年,建设局下属事业单位区建筑业管理站计划招录1名工作人员。“陆善鑫多次为了这个事情来找我。”赵慧明交代说,“后来我就在建管站对外招聘事业编制人员时提出,这个岗位要设置统计管理专业的要求。”在赵慧明的示意下,建管站对外招聘成了“萝卜坑”,陆善鑫的请托人因此获得报名资格并最终被录取。

因为这些事情,赵慧明不仅换来了陆善鑫的“忠心”,还拿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陆善鑫送给赵慧明财物共计人民币25万元。

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赵慧明把组织纪律和制度抛在一边,提拔对自己“忠心”之人,培养“自己人”,把上下级关系变成人身依附关系。久而久之,在下属的吹捧之下,他的自我感觉越来越好,为了江湖义气,对亲近之人的请托给予特殊照顾,置纪律于不顾。

滥用职权,将公房当成个人自留地

“武林路的营业房谁允许你登报招租的?你问过我吗?”一天早上刚上班,住建局走廊里就响起了赵慧明大声呵斥的声音。被呵斥的是时任住建局党委委员、负责营业房招标的柯尧坤(已另案处理),此时的柯尧坤满脸通红地低着头,不敢吱声。

事情的起因是武林路营业房原承租单位提前退租了,柯尧坤进行了公开登报招租。“不要招标了,这个营业房你看一看租给开服装店的商家。”呵斥后,赵慧明明确指示柯尧坤。

经查,当时武林路营业房年租金最高报价为101万元,而租给赵慧明的朋友前两年租金为每年80万元,第三、四年每年85万元。

“我已经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他们如果再跟我说最高报价是多少,就是为难我的意思了。再加上我一贯以来强势的作风,他们也吃不消,不会来跟我说最高报价是多少。之后,就由柯尧坤去操作了。”赵慧明说。

不问最高投标价,不了解承租方缴纳租金情况,仅凭关系就擅自决定承租方,赵慧明完全将公房当成了个人的私产。根据认证结果,仅这一处房产出租就造成国家经济损失至少74万元。经赵慧明插手被低价出租的公房还有多处,造成国家经济损失。

赵某是某建筑工程公司老总,赵慧明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公司承接工程、工程款支付、企业信誉评分等方面提供了诸多方便和照顾。除了送现金,赵某还以230万元的高价购买了赵慧明的一套房产(市场价179万元),并以装修补偿为名给赵慧明送了10万元现金。

“收这些钱,往往不是具体一个项目,而是和这些人交往时间比较长,我比较放松,自我约束力不强了,已经把他们当朋友了。温水煮青蛙,就放松了警惕,说到底是没有以一个党员领导干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赵慧明忏悔说。

经查,2000年至2018年,赵慧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或利用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单位或个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58万余元、欧元1.4万元。

失察失管,不履行主体责任

领导干部独断专行,下属只好“绝对服从”;领导干部敷衍塞责,下属就会“见缝插针”。在一人独大的住建系统,由于主体责任悬空,制度规矩成了摆设,一些人在赵慧明潜移默化影响下也开始失去做事的原则和底线。

时任下城区城建基础发展公司总经理张建定(已另案处理)因收受贿赂和贪污被查。柯尧坤借用其妻子的名义,违规入股,代持股份,获得分红。

赵慧明作为主要领导、第一责任人,民主集中制执行不到位,单位组织生活、集体讨论、重大事项申报等各种制度要求、程序都成了“走过场”;对下属失察失管,既没有及时发现问题,也没有对关键岗位的人员抓早抓小、防微杜渐,导致单位政治生态恶化,多名领导干部“落马”。

2019年,下城区查处的住房建设系统窝案串案,涉案金额1400余万元,涉案人员8名,其中2名正处级领导干部,2名正科级党员干部。

“要忏悔的内容有很多,但我追悔莫及的是平时做起来并不难却没有去做的那件事情。那就是在十年建设局长的工作过程中,没有认真过好‘红红脸、出出汗、扯扯袖’看似平常却意义深刻、能救人的组织生活。”赵慧明忏悔说。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