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场关停背后的“罗生门”
来源:富阳区纪委区监委    发布时间:2020-06-03 16:16:32

5月21日,随着清脆的短信提醒声,一笔17000元的补偿金打到了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长兰村村民金某的账户上。至此,困扰他一年多的养猪场关停事件风清云散。

一个多月前,他向杭州市纪委监委实名举报:“新登镇原区域发展与治理中心干部寿松元接受监管服务对象宴请,优亲厚友、吃拿卡要,同是养猪场关停,造价低的能赔24万,造价高的却只赔18万……”

在收到交办信访件后,富阳区纪委监委立刻启动“指定组团”工作机制成立调查小组。所有调查人员均从涉事乡镇以外纪检监察干部中选取,并根据熟悉农村补助政策、调查专业能力强、乡镇工作经验丰富等几个维度进行人员搭配。

4月22日,调查小组向信访人金某见面了解情况。

“凭什么寿松元这么定标准?他一句话就扣了我们3万5千元补偿费!隔壁冯某的猪舍只是用油布简陋地搭了下,竟然比我红砖砌成的猪舍多赔4万元,这不明摆着欺负老实人?”金某愤愤不平地表示。

在谈话中,调查组还发现评估公司对金某猪舍的评估价达到21万,但新登镇在关停协议中没有采用这一价格,而是按照面积计算的补偿金额。

“难道关停协议上有人做手脚?”组员提出了调查方向,但熟悉农村政策的组长却表示要做足功课再下判断。果然,在查找翻阅当年政策文件后,调查小组发现新登镇的做法并没有错误:金某、冯某的养猪场都属于限养区,根据猪舍面积给予每平方300元的关停补助符合当时政策。

问题又来了。两家养猪场,哪怕成本一样,同样政策下都不该出现如此大的赔偿差异,何况成本多少一目了然?调查组决定走访冯某。

“金某赔的少是他自己的事,凭什么拉上我?”冯某对谈话非常抵触,坚称自己并没有造假。乡镇工作经验丰富的组员,立马转换谈话方向,通过闲聊寻找蛛丝马迹。果然,在谈到历年补助款时,线索浮现:冯某早在2016年的时候就申报过9万元的生猪养殖污染治理补贴,在2018年养猪场关停时又重复享受了这一补偿。

带着问题线索,调查组单刀直入,找寿松元谈话核实。

“扣除金某2个月的关停补偿费有没有相关依据?”

“他们延迟拆除,所以我决定扣2个月的钱。”

“为什么有的养殖户得到重复赔偿?”

“这个……是为了推进工作。”

原来,为了推进长兰村风情小镇建设,2018年下半年新登镇政府对金某、冯某等村民的养猪场实施关停。作为经办人的寿松元,一味追求推进速度,在明知冯某等养殖户已获得过补助的情况下仍然给予重复补偿加快关停。而金某养猪场因延迟拆迁,寿松元未按正常程序申报审核,仅凭主观判断扣除了金某2个月的关停补偿金。“一增一减”,所以导致了“造价低反而赔偿高”的怪象。同时,调查组还发现寿松元违规接受生猪养殖户宴请,收受香烟礼品等问题。

至此,这桩跨度一年多的“迷案”,调查组仅用了3个工作日便查清了事实。5月26日,寿松元因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接受宴请、受礼,履职不力,造成不良影响,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新登镇退还金某部分扣除补偿金,并对冯某等重复补助资金61000元予以追回。

“针对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信访案件,我们专门建立了‘指定组团’机制。这一机制通过片组协作、优势互补、集中办公,不仅能最大程度减少‘地小人熟’办信干扰,还将调查人员特长与案件特性挂钩,从而达到‘庖丁解牛’似的快查、快办效果。”富阳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道。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