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一镇一品”管住小微权力
来源:桐庐县纪委    发布时间:2018-06-08 12:00:26

漫步荻浦古村,白墙黛瓦的徽式建筑,曲折宁静的街巷,青石板、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处处都散发着浓浓江南风情。

“这几年,像荻浦村、环溪村这些有历史底蕴的古村庄,结合各自特色进行了村庄规划、环境整治和设施建设。有些项目看着资金不大,但如果不加以规范,廉政风险还是很大的。”桐庐县江南镇纪委副书记方晓益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我们对各类小微项目的招投标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规范,严防有人以权谋私。”

从2017年起,桐庐全县推行“一镇一品”特色清廉品牌建设。这样的变化,发生在桐庐的每一个乡镇(街道)每一个村(社区)。

“我们对14个乡镇(街道)进行了全面调研,梳理出基层小微权力运行中急需破解的难点问题。要求每个乡镇(街道)纪(工)委结合各自情况,各领办1至2项难题,从小处着眼,积极开展探索实践,打通‘最后一公里’,真正把小微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桐庐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兰天明对记者说。

一张全面规范小微权力的防护网已经在桐庐展开。


挖掘机背后的“猫腻”

“我看看,这个月我们村里挖机费用花了多少?”钟山乡歌舞村村民黄世江站在村务公开栏前,伸着脑袋仔细看着。除了常规的公开项目,村务公开栏上还有一张“挖机使用情况公示表”。

钟山乡位于桐庐县中南部,是个典型的山区乡镇,下辖11个行政村。近些年,钟山乡经济发展迅速,新农村建设日新月异,修路、挖沟、开山、清淤、拆违……这些都要使用到挖机,而2017年一个村平均一年的挖机费就达14万余元。

“经常有老百姓跑到乡里反映,村干部每次使用挖机都叫自己的熟人,而且使用挖机不公开,不透明。”钟山乡纪委书记余力银说,“虽然每一笔费用不高,但因为使用次数多,总额还是很大的。同时因为使用次数多而又很难监管。所以我们就从这个难题入手,进行规范。”

抓住了最急需解决的问题,钟山乡大刀阔斧地动起了“刀子”。

2018年初,钟山乡经过调研后,出台了关于挖机经费管理的小额交易实施细则,明确村级零星挖机打包3万元以下(含3万元)的项目,由各行政村打包走公开招标的程序,并根据挖机的型号大小区分价格,采用公开比选低价中标的方式进行。单个项目总价3万至200万元的,另行走乡级公开招标的程序。

“这样,每到3万元就必须重新公开招标一次,低价者中标,这都是为了防止利益输送问题,让一切都公开透明。”余力银对记者说,“同时,每个月都要公示当月使用挖机情况,每季度都要结算费用,有利于村民监督,同时也有利于化解由此产生的矛盾。”

试行一段时间后,效果显著。2018年1-4月,平均每个村挖机费用才1.8万元,相比2017年度同期下降明显。同时因为公开透明,规范管理,再也没有老百姓跑到乡里反映类似问题了。

村报账员管理的漏洞、公益性岗位人员选聘程序的不规范、“三资”管理中的问题……每个乡镇(街道)纪(工)委都找出了当地存在的最严重问题,探索破解。


人生安乐处,一镇一品牌

3月30日,一季度乡镇(街道)交流会在旧县街道举行,14个乡镇(街道)纪(工)委的书记、副书记、专职纪委齐聚一堂。

“在基层,很多问题不单单是某个村、某个乡独有的,有很多都是共性的问题。所以当哪个乡镇(街道)有一些实践经验后,我们就会组织大家在这个乡镇开季度交流会,一起沟通、互相学习。”兰天明对记者说,“对于一些已经成熟的经验,由县级职能部门牵头在全县层面总结推广,形成长效机制。”

经验不断推广开来,如凤川街道针对历史原因、资产资源权属等因素导致少数组级经济未纳入行政村统一管理的问题,探索推进组级经济合并纳管工作;瑶琳镇针对村干部违规操办婚庆事宜频发易发问题,出台规范镇村干部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的规定,严格执行婚丧喜庆事宜“两报告一承诺”;新合乡为有效遏制村干部插手干预村级工程建设,出台严禁村干部插手干预本村建设项目有关规定并开展专项治理……

以旧县街道为例,其探索破解的难题是“村级零星支出监管难题”。旧县街道纪工委书记包丽芳告诉记者,从近年来街道纪工委查处的党员干部违纪案件来看,三资(工程)领域占90%以上,而且农村交叉巡察又发现了这方面很多的问题。比如,有些工程都做了半年多了,才去报销务工工资,财务人员压根没办法审核,这样其中的风险其实就很高。所以,街道就以“村级零星支出不规范”作为纪检监察工作突破点,由街道纪工委牵头,联合街道三资管理中心和招投标管理中心,推出了“日报月结周公示”制度。

村干部每天都要对当日村级零星务工工资、挖机等机械使用、自来水管网(污水管网)维修材料、办公用品采购等情况进行书面申报登记。这个申报不是泛泛而谈,而是要求内容尽量详尽,比如修水管,要写明修理原因、作业地点、具体务工人员、作业时间、使用材料……还要有图像资料为证。同时,“日报单”情况每周由村监委主任梳理汇总后于次日张贴在零星支出公开专栏,群众如有异议可直接去村监委主任处查询详单或拨打举报电话。到月底,如果当月公示都无异议,村里的报账员就及时到街道三资管理中心报结,及时将相关费用发放(支付)到相关人员。

“这个制度好,我看我们乡镇不少村这方面也有这个问题,务工工资标准不一致,原始务工清单保存不完整……我们回去后也可以试行这个制度。”认真听完包丽芳的交流后,合村乡纪委书记应明高兴地说,他一边在笔记本上详细地记录,一边已经在盘算着先在哪个村开始试点了。


清廉桐庐郡,处处见清廉

“清廉桐庐建设,必须紧盯农村基层这个关键,全面打造清廉村居。”谈到推行“一镇一品”的初衷,桐庐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张启成这样对记者说,“基层干部权力虽小但事项很多,权力行使的廉洁状况直接影响到服务和改善民生的效率和质量,关系到基层群众的切身利益。因此,必须突出关键点,厘清基层小微权力清单,并把权力晒到阳光下。”

基层治理,难的正是如何从小处着眼,同时建立起一套真正行之有效的制度。

“你这个发票是怎么回事?”在莪山畲族乡的中门民族村里,驻村干部刘海波正在对村干部进行“十六问”,当问到联审联签的发票时,他发现多个小额工程和零星工程未经招投标或邀请招标即已经实施完成,要进行付款了。刘海波立即将该情况报告乡纪委,乡纪委随即对该村党总支书记进行提醒约谈,责令检查、限期整改,告诫他在零星工程实施之前,一定要摸清工程量,对于超过1万元的工程,必须按要求进行阳光工程招投标。

这是莪山畲族乡自2017年开始实行的“十六问”工作法。“我们罗列了村级工作中容易产生问题、滋生腐败的16个方面的问题,包括工程建设方面、各类维修费、物资采购费、零星工程、发票联签联审等。结合乡干部驻村制度,由联村领导、驻村干部在每周一村级例会上对各村上周一到本周日一周时间内发生的情况进行‘发问’并一一记录到专用记录本上,作为村支付的依据。”莪山畲族乡纪委书记宋璐告诉记者,通过这一方法,他们将基层小微权力的运行真正监督了起来。

而在富春江镇,从今年5月开始,一份村级权力运行的25条清单发到了村干部的手里。“一条条清单都是一条条红线、规矩,通过这些简单易懂、操作简便的‘规矩’,让村干部在村级财务、村级工程等腐败易发领域知道什么不该干,每季乡镇纪委开展督查,如果哪个村触犯了‘规矩’,则扣除相应分数,对总分低的村约谈村主要领导,年度平均分纳入镇对村考核。”富春江镇纪委副书记蒋伟芳说,这几年,桐庐传统村落在提升改造同时,十分注重对小微权力的规范。(朱诗意、张海兵)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