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清风窗>2012>第五期
今天我坐奔驰车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9-07 13:44:55

  团长每天都坐着奔驰车上下班。团里上下都知道团长的“奔驰”是当地政府赠送的,可知晓内幕的人却说那是用政府给部队的执勤补助购买的。

  “八一”前的一天,一大早,驾驶员小王突然接到团长的电话,让他开那辆封存了快一年的“普桑”去接他。小王有点迟疑,但还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车库,把积满灰尘的普桑车开了出来,擦洗、加油,忙活了一个小时。

  车队队长路过看到,纳闷地问:“你洗这车干嘛?”

  “团长要用!”

  “不是有车吗?”

  “不知道,是团长打电话给我的!”

  “这辆车已经开了20多万公里,报废还没有批下来,不能用了!”车队队长边说边掏出电话打给团长,“团长,这辆车要抛锚的,稍有坡度就要熄火的。你车子不够用,还有其它车……”

  没等他说完,电话里就传来团长宏亮的声音:“我用过的车我知道,检查一下还能跑,叫小王抓紧看看,开来接我!”

  “是!团长!”

  放下手机,队长无奈地摇摇头,冲着小王说道:“抓紧检查一下去接团长!”说完转身走了。

  小王忙完,来不及吃早饭就匆匆出发了。

  到了团长家门口,他第一感觉就是团长今天跟平时不一样:平时都是他等团长,而今天是团长早早地立在路旁等他;平时团长不戴帽子,而今天团长的帽子是新的,衣服也是新的。直觉告诉他:团长今天有重要事,要见重要人。

  上车后,团长交待他说:“今天公安厅长来部队走访慰问,他是我们第一政委。你要记住:第一,这辆车是开道车,引路的,所以要开在厅长车的前面;第二,不能开得太快,也不能开得太慢,要该快的时候快、该慢的时候慢,让厅长的车能跟得上。”

  “是!团长!”小王边驾驶边疑虑地问:“团长,怎么不开奔驰车?我怕这辆车抛锚。”

  “你懂什么?厅长才坐30来万的奥迪车,我坐奔驰车,像话吗?”团长严肃地批评他:“你这‘乌鸦嘴’可不许乱说话。抛锚,抛锚,今天不准抛锚!”

  在约定汇合的路口,远远地就望见厅长的车缓缓驶来,还没等车完全停稳,团长就急匆匆地迎上前去,开门,敬礼。随后,他快步返回自己车上,并示意后面车跟上。

  普桑车在前面开道,奥迪车紧跟在后面。

  半个小时左右,厅长慰问好了三连,车子又向六连所在地驶去。六连坐落在一个小山坳里,是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英雄连队。

  普桑车在前面引路,奥迪车在后面跟着。

  车里,团长满意地对小王说:“部队精神面貌不错,厅长感觉也不错,你今天的车速把握得也不错。”

  话音刚落,突然车子一顿,熄火了。

  “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一点坡,它就熄了。”小王有些紧张。

  幸好后面的奥迪车驾驶员反应快,迅速左打方向盘,乘势开到了前面。

  一看厅长过去了,团长急了:“怎么搞的?叫你早上检查一下,检查一下……”边说边赶忙下车,给厅长打手机。

  “没关系!功臣连队谁不知道?我去过,你不用陪了,我看一下部队就回去,你慢慢来!”手机里传来厅长的声音。没等团长说什么,厅长就把手机挂了。

  团长又折回车边,“怎么搞的?是线路问题?还是油路故障?”

  小王不敢吭声,一个劲地捣鼓着车子,可不管他怎么搞,车子还是发动不了。

  一旁的团长吼了起来:“别瞎搞了!把车推到坡顶,下滑起动!”

  这一招别说,果然灵!滑行、挂档,车子终于起动了。

  十多分钟后,车子驶进了六连营区。还没等车停稳,团长就开门跳了下去,扭头甩下一句话:“别熄火,马上走的!”

  闷热的车厢里,小王不敢再开空调,生怕又熄火,紧张地开着发动机坐等着。

  这时,厅长已经向官兵们告别完了,在大家的鼓掌声中钻进了车子。看见团长过来,厅长用手示意他回到车上去。

  普桑车在前面开着,奥迪车在后面跟着。

  到了路口汇合处,两车停下。团长下车跑到厅长车旁,边解释边邀请厅长留下吃午饭。

  厅长坐在车后排右侧,笑着向窗外说:“饭就不吃了,下

  午还有事,部队不错!”说着按上车窗,车轮启动了。团长还想挽留,车窗又开了,传来厅长的声音:“你回去吧!哈哈,我们厅里淘汰的车都比你的破车好多了,要的话来找我!”

  对着驶去的奥迪车,团长两手捂嘴做成“喇叭”形状,“谢谢首长——”

  回到团部,小王正要开车离开,团长忽然想起了什么,“这辆车平时要注意保养,下次可不能再抛锚了。”

  “为什么?”

  “以后凡是厅长来,你都开这辆车!”

  “是,团长!”

  半年后的一个周末,已经后半夜了,睡梦中的小王被一阵手机铃惊醒,懵懂中听到团长似乎喝高了的声音,伴着周围一片闹哄哄的声音:“明天早上……我要陪厅长……”

  小王没听清楚,还想多问一句,那头已经挂断了。

  天刚鱼肚白,小王就起床了,擦洗、检查普桑车,为了不犯老毛病,特意又换上新的蓄电池。一切准备就绪,他开车赶往团长家。

  一个小时过去了,团长没有下来;又是一个小时,团长还是没下来。

  难道是团长睡过头了?还是昨晚喝多了?要不就是厅长今天不来了?……一连串的疑问在小王头脑里跳动着,又不敢给团长打电话。

  正在这时,团长下来了,穿着便装,一看到普桑,脸顿时黑了,“谁让你开这辆车的?”

  “你不是说厅长要来吗?”小王嘟哝道:“你交待过我,凡是厅长来都叫我开这辆车!”

  “混蛋!不是那个厅长,是卫生厅长,是我老家的厅长,是我同学!“团长大声命令:“开回去,今天我坐奔驰车!”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