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清风窗>2012>第五期
古代官场的“性贿赂”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9-07 13:44:57

  “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是古代对官员的起码要求。官员们也许能做到不爱钱、不怕死,但未必能做到不好色。“英雄难过美人关”。在“美人计”面前,前仆后继倒下的官员可谓数不胜数;而操守坚正、洁身自好,能不为女色所动的,却是难能可贵。

  程县令屡施色贿连升三级

  “色贿”这种伎俩在古代很常见,能达到金钱贿赂达不到的效果,对付一些官员可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些心术不正的跑官者及谋求青云直上的人,都乐于采用这种成本低、收效高的手段。

  宋代《庆元党禁》一书载:南宋宁宗时韩侂胄执掌政柄,位在左右相之上,被封为平原郡王。其爱姬偶犯过失被送出王府。钱塘县令程松寿以为机会来到,立即以800贯将其买来,并安排在自家正厅居住,以示恭敬有加;还与妻子一日三餐将饭菜端到其面前,服侍特别周到,搞得她莫名其妙、惶恐不安。没几天,韩侂胄思念爱姬,派人召她回府,得知已为钱塘县令买去,大为恼怒。程松寿听到消息,急忙亲自将其送回王府,对韩说:“前几天有一个地方官要离开京城,准备带她去往外地。我作为京都所治之县的县令,特地为大王将她藏匿于我家。”韩侂胄仍未消气,总疑心自己的爱姬被这个小县令揩了油。爱姬回到王府后,对韩详细叙述了她在程家的几天里,程氏夫妇对她如何恭谨、如何有礼貌。韩侂胄这才转怒为喜,当天便任命程为太府寺丞,一年后升为谏议大夫。

  谁知程松寿欲壑难填,仍不满足,又生一计。他买来一位美人献给韩侂胄,还为美人起名曰“松寿”。韩不解:“美人怎与你同名?”程答:“我想让大王您经常听到我的贱名。”如此奸滑之人,韩侂胄非但没看出他是要利用自己,反而以为他对自己忠心耿耿,当即任命他为枢密院知事,即全国最高军事机关枢密院的副长官。程松寿本是一个品级很低的官员,靠了色贿居然短短两三年内便连升三级,跻身朝廷重臣行列。

  为何程松寿施行色贿屡试不爽呢?是因为他摸清了对方的脾性。彼时韩侂胄权倾朝野、势焰赫然,他视朝廷官职为私有,只要自己高兴就可以随便送人;他宠信爱姬,听信“枕边风”,对其他美女也是多多益善。程正是吃透了他的这些弱点,“对症下药”,一再得手也就不足为奇了。

  提刑官未查别人自己先倒

  宋代《鹤林玉露》一书记载了这样一个事件:南宋绍兴年间,王鈇任番禺军政长官,在当地胡作非为,搞得民怨沸腾。朝廷于是决定调原任谏院司谏的韩璜为广东提点刑狱公事,对王鈇进行立案审查。提刑负责广东所属各州的刑狱、司法、监察,权力很大。谁知韩璜才到广东,还没来得及触动王鈇,自己便先倒下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韩璜按命令前往广东,将提刑衙门设在韶阳,并即赴番禺展开调查。王鈇自知大祸临头,如惊弓之鸟寝食不安。其妾本是“钱塘倡”(指歌舞艺人),见王心事重重,便问:“主公为何担忧?”王鈇如实相告,朝廷已派韩璜来广东查他。妾笑答:“主公不用忧虑。韩璜我认识,不就是韩老九吗?从前常来我家,玩得挺欢的。主公无论如何要请他饮酒,只要他端起酒杯,我自有办法坏他的操守。”

  很快韩璜来到番禺,一副钦差大臣的架势。王鈇到郊外迎接,韩避而不见,入城迎接方才见面。次日,韩璜按官场规矩回访王鈇。王鈇邀其游览庭园,韩不允;一再邀请,才勉强同意。至一处房屋,水中陆上食物一应俱全,摆了一桌,还有歌舞艺人的表演。王鈇将韩璜迎入后堂饮酒,喝着喝着,就听到那妾在帘后唱起当年韩璜赠她的一首词,韩闻之情不自禁,叹道:“想不到你原来在此地啊!”当场就要跟旧相好见面。妾隔着帘子请韩将酒满上,韩璜接连喝了几杯,妾仍不肯出来。韩急不可耐,妾说:“司谏当年在我家舞跳得最好,今日若能为我舞一曲,我就马上出来相见。”此时韩已醉酒,恍惚中忘了自己正在审查对象府上,还以为在当年那个“钱塘倡”家中;更把朝廷赋予的使命忘得干干净净。他立即要了一件舞衣穿上,还涂抹粉墨,踉踉跄跄地跳了起来。才跳了几下,忽然跌倒在地。王鈇命人抬来轿子,歌舞艺人们七手八脚地扶他上了轿,

  把他送上了船。

  五更酒醒,韩璜让随从点亮蜡烛,一看自己身着舞衣,再拿镜子一照,脸上粉墨还在,羞愧得无地自容,当即下令开船回韶阳,对王鈇的案子再也不敢过问。从此他臭名远播,并很快遭到弹劾。

  令狐丞相拒色贿保清誉

  唐代裴庭裕《东观奏记》一书记录了一则拒色贿的故事:有个叫毕諴的人在翰林院任职,因才思敏捷、文笔优美,得到唐宣宗的赏识。宣宗曾许诺提拔他为宰相,但丞相令狐綯不喜欢他,把他调邠宁,又从邠宁先后调凤翔、昭义、北门三镇。毕諴以为这是令狐阻挠其入相的手腕,便寻思以色贿结好于他。于是令人在其任职的北门镇物色了一位绝色女子,将她戴上珠宝妆扮起来,派专人献给令狐綯。

  令狐綯一见之下,惊为天人,不免心动。不过,他脑子还是清楚的,对儿子说:“尤物必害人。”意即“美女是祸水”。中国古代有“红颜祸水”的说法,典型的是《左传》“夫有尤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但实际上不是美女害人,而是操纵美女者害人。令狐綯又说,毕“原于吾无分,今以是饵吾,将倾吾家族也!” 意思是说:毕諴跟他本没有情分,现今却送美女给他,一定是抛香饵、下钓钩,想搞倒他整个家族。他虽喜好美女,却不敢接纳这位美女,怕的是后果严重。

  于是,令狐綯只见了那美女一面,便派人把她送了回去。那人不敢直接将美女还给毕諴,在一个驿站停了下来,等候毕諴的消息。毕諴为表诚意和忠心,刺破皮肤滴血写信给令狐綯,恳求其收下美女。令狐终不接纳,毕諴只得命人将美女卖掉。御医李玄伯用70万钱买了回家,过了一段时间,将她献给了唐宣宗。宣宗一见,就迷上了这位天仙般的美女。很快,她就成了后宫最受宠的人。李玄伯又进“仙丹”给宣宗,以邀恩宠,以致宣宗满身生疮,不久死去。

  王安石感情专一不好女色

  古代多的是贪财又贪色的官员,但也不乏清廉正派的官员。宋朝宰相司马光和王安石都不好女色,宋人笔记记下了两人的这种美德。这里单说王安石。

  宋代《侯鲭录》一书说:王安石由京官外放,一次自金陵(今江苏南京)过苏州,苏州知府刘邠请他吃饭,有营妓表演歌舞。见有营妓在场,王安石面露不悦之色,不肯就坐。刘邠只得让营妓下去,王安石这才坐下。

  宋代盛行营妓也即官妓制度。官府送往迎来,用营妓表演音乐歌舞是很普遍、很平常的事情。官府用钱买来相貌端正的年轻女子,派专人教她们音乐歌舞,以供官员们宴会时陪酒,表演音乐歌舞助兴。官员使用官妓有一条底线,即只能陪酒及表演音乐歌舞,不能与她们发生关系;违反者不论官员还是官妓,都要受到司法追究。而官员在宴会上看官妓表演,既不违法违纪,也不违反道德规范。但王安石对自己要求很严,连见都不愿见官妓。

  不仅如此,王安石对夫人的感情也很专一,除了夫人吴氏,他对别的女子是不会动心的。

  据《邵氏闻见录》一书,吴氏曾瞒着王安石为其买过一个妾,但直到此女进门,吴氏都没有对丈夫说明家中新来了一个女子,更没有说明此女是买来给丈夫作小妾的。一天,王安石见身边出现了一个陌生女子,便问:“你是谁?”女子答:“夫人命我在老爷身边服侍。”王安石问:“你是谁家的?”答:“我丈夫原是大将,负责运军粮翻了船。朝廷要他赔偿损失,家中财产全部充抵还不够,就将我卖掉。”王安石再问:“我家夫人买你花了多少钱?”答:“90万。”王安石听了,马上派人找来女子的丈夫,让他把妻子带走;还说,夫人付的90万钱就不用还了。

  • 分享到: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QQ

  • 微信